Mushroom cloud from the nuclear bomb dropped on Nagasaki

Click here to see this page in other languages: English US_Flag Russian 

核武器的风险

核战争里没有赢家,并且永远绝对不能打

罗纳德·里根, 1984 国情咨文

雖然冷战在二十年前已经结束了,人类仍然拥有超过一万五千枚核武器其中的一些比摧毁广岛和长崎的核武器还要强大数百倍,它们可以造成一个长达数十年的核冬天,并可能杀死地球上的大多数人類。但是,超级强国们仍然计划投资超过一兆美元升级它们的核武库,许多专家认为这将会增加核武扩散,核恐怖主义和意外核战争的风险。

专家们担心的是什么?

人们普遍担忧的是,针对单个城市的核恐怖袭击,可能会导致数百万人死亡,那么全球全面核战争,可能造成数十亿人死亡。大多数的专家认为一般人死于核战争的可能性比死于核恐怖攻击的可能性还高。核战争造成人類的死亡可能比核恐怖袭击多一千倍(数十亿而不是数百万),但是它发生的可能性肯定不會比核恐怖袭击少于一千倍。另外,鉴于过去世界上曾多次几乎發生的核危机,核战争發生的可能性比许多人意识到的還要大。

在一个全面的核战争中将会有多少人死亡?

科学家们持续地发现核战争所能导致的新的致命效应,所以目前我们很难说我们知道核战争所能引起的所有的后果。首先,辐射风险被低估了。美国核武试验及铀处理的受害者已经收到超过二十亿美元的赔偿金。科学家也发现在高空爆炸的核武器産生的电磁脉冲能摧毁数千公里的电子产品和电网。在一份1979年美國政府的报告中指出,美国政府估计一个全面的核战争将会杀死28-88%的美国人和22-50%的苏联人(用今日的人口来算这是1.5亿到4.5亿人),但这是在八十年代核冬天危機被发现前預估的。

美国和俄罗斯之间的全面核战争后前两个夏季的平均降温(以°C为单位)(罗伯克等人,2007)。

研究人员意识到,无论哪个城市被摧毁,大量的烟雾可能传遍全球,阻挡阳光,将夏季转化为冬天,就像过去小行星或超级火山造成大规模生态灭绝一样。今时的气候模型比1980年代的超级计算机演算出來的要准确得多,现在我们知道,80年代的报告明显低估了长时间的核冬季所能造成的影响。上面由罗伯克等人2007)发表的地图显示,在美国,欧洲,俄罗斯和中国的大部分主要农业地区在核战争后的头两个夏天的溫度可能下降了20°C36°F),在俄罗斯部分地区甚至会下降了35°C,并在後來的十年會下降10°C。多年接近冰冻的夏季气温将会消灭我们大部分的粮食产量。我们很难预测若地球上数千个最大的城市被摧毁变成瓦砾及全球基础设施全部崩溃後會發生什麼,但是任何没有饿死,冷死或病死的少部份幸存者将需要应付那些拼命寻找食物的武装团伙。

自我保证破坏(SAD)

在有关核冬天的预测中,还有很多问题有待厘清。例如,烟雾的量以及烟雾上升的高度将决定核冬季的严重度和寿命。鉴于这种不确定性,大多数人的生存是無法保證的。因此有人认为传统的相互保证破坏(Mutual Assured Destruction ,MAD)的核主义可以被自毁式破坏(Self-Assured Destruction ,SAD)所取代:即使两个超级大国中一方能发射它所有的核武器而对方不反击,核冬天仍然能够保证攻击国的自我毁灭。

最近的发展

核冻结运动、核冬季的发现以及冷战的结束使各国削减约75%的全球核储备。超级大国们在不扩散条约第6段里承诺將继续进行核裁军,但是近十年来的进展不大,而且最近美俄关系恶化引發了第二次冷战的谣言。

核冻结正在融化。美国,俄罗斯和其他大国现在计划投资超过一兆美元来制造新的更现代化的核武器。许多专家认为成千上万的核武器威慑效果已绰绰有余,制造更多核武只会减弱国家安全,使得意外战争的可能性增加和更具破坏性,鼓励更多的国家寻求核武器,和让恐怖分子更容易获得制造核武器的材料。

FLI同意这些专家的意见,因此我们反对新核武器的研发和生产。我们也支持去除會增加意外战争的一触即发戒备状态的核武器。

missile with nuclear warhead

“… 如果我们认为核武器的扩散是不可避免的,那么我们在某种程度上承认,核武器的使用是不可避免的。

巴拉克奥巴马 2009

请参考其他旨于降低核风险的组织:

本页面列出的许多组织及其描述来自全球灾难风险研究所编制的清单;我们非常感谢他们为编写这些文件而付出的努力。以上的组织都从事于核技术问题,不过许多组织也涉及其他的项目。这份名单无疑是不完整的,请提供我们建议或更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