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金,希格斯和超过三千位科学家支持联合国的废核谈判

Click here to see this page in other languages: English US_Flag

多数联合国的会员国代表将前往纽约进行有关核武器禁令的谈判。他们也将会收到由数千位来自八十多个国家的科学家所签署的一封支持信-其中包括二十八位诺贝尔奖获奖者和前任美国国防部长。信中解释科学家们对核武器持有着特殊的责任,因为他们发明了核武器,同时也发现核武器的影响远比想像中还要恐怖。

这封信于三月二十七日星期一下午一点,在联合国会议大厅典礼上呈送给谈判会的主持人来自哥斯达黎加的伊莲·怀特·戈麦斯(Elayne Whyte Góme)女士阁下。

尽管核武恐怖主义和核武流氓国家受到所有的关注,核武器最大的威胁之一一直都是核能国家可能发生的闪失及意外事故。随着政治局势变得更加紧张及不稳定,这个威胁逐渐发展到令人震惊的水平。签署以上信件的美国前任国防部长威廉·佩里(William J. Perry)表示说:我认为如今发生核灾难的机率比在冷战时期时还要高。

来自挪威的神经科学教授及2014 年诺贝尔生理学/医学奖获奖者爱德华·莫泽 (Edvard Moser)说:核武器意味着人类文明最大的威胁之一。随着目前世界形势的不可预测性,核武器禁令的谈判以及让这些谈判成为全球的责任比以往任何时候来得更重要。

麻省理工学院教授和2001年诺贝尔物理学奖获奖者沃尔夫冈·凯特勒(Wolfgang Ketterle)认同:我把核武器视为对人类的一个真正威胁,所以我们需要达成一个国际共识来减少这个威胁。

虽然一份来自五角大楼的报告表示几百个核武器就足够具有威慑力,目前美国和俄罗斯共有约14000个核武器,其中许多在高度戒备状态,可以在几分钟之内发射。但是现在的超级强国不仅不减少过多的核武库,还计划大规模的投资更換他们现有的核武器,換一批能在第一次攻击時具更強致命性的新核武。

1993年诺贝尔生理学/医学奖获得者理查德·罗伯茨爵士(Sir Richard J. Roberts)说:我与许多世界领导人不同,我非常关心我子孙的未来。即使核战争的可能性微乎其微,它也会带给我们子孙不可想像的威胁。我们必须想办法消除所有的核武器。

搅扰大多数国家的是拥有少部份人口的一小部分国家坚持要保留他们拥有能摧毁人类的核武器的权利,忽视他们在不扩散条约中的核裁军承诺,協助編輯这封信的麻省理工学院物理学教授马克斯·泰格马克(Max Tegmark)表示。在南非,主控不道德种族隔离政策的少数人群并没有自动自发放弃他们的政策,他们是因为大多数人施压才放弃的。同样的,控制核武器的少数国家不会自动自发放弃他们的核武器,而只有当他们受到世界大多数国家和公民施压时才会放弃。

核武禁令案背后的想法就是由污名化核武器而对核武国家实施这种压力。

国际废除核武器运动执行董事比阿特丽斯·菲恩(Beatrice Fihn)解释,这种污名化行动成功推动地雷和集束弹药的禁令,那么它也可以再次取得成功:地雷的市场已经要灭绝了没有人愿意生产它们因为很多国家已经禁止和污名化地雷了。就在几年前,美国 一个未签署过地雷条约的国家宣布它基本上在執行条约了。如果全世界人民聚集在一起支持核禁令,那么有核武器的国家即使没有立即禁止核武,稍後也可能会跟随。”

来自荷兰不要投资在炸弹上” (Don’t Bank on the Bomb) 计划的苏西·斯奈德(Susi Snyder)解释说

如果你禁止生产,佔有和使用这些武器以及对这些行为的辅助,我们也在建立一个禁止为核武器提供资金的阶段中。这是我认为禁令将对现有核武库升级产生直接和具体影响的一种方式,现有核武库的升级大部份是由私人承包商生产。”

信中指出,核武器是国际公约唯一尚未禁止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尽管它们是世上最具破坏性的武器。

哥伦比亚大学教授和2008年诺贝尔化学奖得主马丁·沙菲(Martin Chalfie)说:在广岛和长崎发生的恐怖事件不能再重复。核武器应该被禁止。

来自挪威的神经科学教授和2014年诺贝尔生理/医学奖获得主美布雷特·莫泽尔(May-Britt Moser)说:在一个侵略性越来越高和外交越来越少的世界中,核武器的存在比以往更加危险。我劝政治人物禁止核武。今日的世界和后代都依赖这决定。